Skip to content

九月號成員專訪: Wordy

九月 29, 2010
tags:

本月的訪問對象是Wordy。他在網誌形容自己是文字雜工,這次訪問的問題,他都有條不紊地回答。畢竟字面上的你來我往,總是隔了一層。如果想了解多一點Wordy,我提議大家多看他的博

因為對象是他,所以這篇訪問也要寫得如此有板有眼。

問: 你曾在博中說自己是一個有規律的人,你寫博也為自己訂下井井有條的計劃。如果現在可以讓你不依規矩,可以放縱,你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麼?

答:可以不依規矩,可以放縱,(補充一點)財政不成問題的話,會立刻辭工,帶着一台手提電腦環遊世界,一邊開眼界,一邊把我想記錄下來的故事寫成小說。

問: 如果今天上班,載你的的士司機沒有來,你怎麼辦?

答:先想一想到底是不是自己忘了對方今天休假。不是的話,就給他打電話。如果他來不了,就去打車或乘公車。我出門太早,換什麼方式上班都不會遲到。

問: 有什麼糗事可以跟大家分享的?

答:小學三年級,在某個雨天上最後一節課時想去尿尿,老師不准,下課後老師又要同學馬上離校(因為下午班要上課),只得跑到回家途中的公園去上廁所。雨很大,雨衣擋住視線,沒察覺自己跑進了女廁,幸好當時周圍沒有人。

問: 你會說笑話嗎?有沒有遇過什麼令你感到很好笑的事情?

答:會,水準是可以的,但不常說,視乎場合、對象、心情而定。
童言無忌,他們的話最好笑,同時也可能是最幽默的,因為讓你大笑兩分鐘後,接着可能就是五分鐘的思考。不少成年人說的笑話都帶黃色成分,內容或表達方式夠嗆的,也會笑,卻遠比不上孩子的話那麼可愛、好笑。

問: 有什麼事你是做得最差的?或者你覺得自己有什麼不足可以改進的?

答:家務──不是什麼都會做;會做的,卻總給老媽批評得體無完膚。
可以改進的地方太多了!但身體髮膚受諸父母,也不想故意給自己增加皮肉之苦,所以不考慮整容了……
我的語文水平尚有很大的提升空間,視野也有點窄,但亟待改進的該是個性不夠從容、冷靜。

問: 最近在看什麼書?聽什麼音樂?

答:剛讀完李可的《杜拉拉升職記》,《杜拉拉升職記 2:年華似水》讀了頭幾章。
繼續是有空就翻的包括鄭仰平的《不在香港的日子》、韓寒的《飄移中國》、董橋的《這一代的事》,還有《張愛玲私語錄》。打算開始讀山崎豐子的《不沉的太陽》。
英文書看得最多的是訂閱的《Tennis》雜誌。張愛玲的《雷峰塔》看了幾十頁,《易經》出版了但未買。《The Economist》出版的《Book of Obituaries》則偶然翻閱一篇。
最近一直在聽 1985 至 2005 年左右的粵、國、英、日語舊歌。新歌完全撩不起聽慾。中秋節到了,有幾首歌一定要聽:王菲的《當時的月亮》、許美靜的《城裏的月光》、Mary Black 的《Full Moon》、鄧麗君的《但願人長久》,還有《Moon River》。

問: 你在貴博的自我介紹中寫着:blogging might be the key to tidying up my messy mind. 你用”might be”,Wordy你由2006年開始寫,我想問這五年下來,網誌寫作對你清理messy mind有所幫助嗎?(周游)

答:一直對英語的情態動詞 (modal verb) 有種特別的感覺,寫英文時很常用,可能是故意模稜兩可,也可能事實本就如此。寫那段自我介紹的時候,拿不準 blogging 會不會就是整理思緒的良方,不確定之中也帶幾分猶疑,害怕自己心直口快,在開放平台上會誤闖紅燈,故用 might。幾年下來,blogging 確實使我避免空閑,有時候讓我躲開了一些「魔鬼」的來襲。但更重要的是blogging 拓寬了自己一點視野,沒從前那麼容易出現 messy mind。

問: You mentioned reading lots of books but have hardly read from cover to cover. How does your job affect your expectation in books? What are your criteria for a good read? (Matthew)

答:文字精煉、清通是最重要的,然後是題材、角度、表達手法。
編輯的文字水平不一定是第一流的(讀我的網誌就知道),也不一定要比他們的作者優勝,但編輯都該是最挑剔的讀者,要很快就能抓出文章的硬傷(內容)和軟傷(文字),想到書稿最佳的演繹方式。
文字亂七八糟或故作高深的都讓我失去耐性。如果對題材感興趣,會對作者寬容一點。例如我對氣象知識感興趣,但這種文章的作者通常是邏輯思維強於文字組織。只要資料準確,寫得粗糙也可。如果是小說,除了文采、佈局外,也很看重作品是否能否體現出故事的時代背景和意義。詩歌的文字可以天馬行空,但不要詰屈聱牙。最後,沒人看得懂的就不是好作品。

問: 哪一位(或幾位)作者對你的寫作風格影響最大? (Vince)

答:對我寫作風格影響最大的其實是中文版的《讀者文摘》。我唸翻譯,接受的語文訓練都偏向微觀方面。嚴復說「譯事三難,信、達、雅」,譯事本多囿於原文,文采既可望而未可即者,專於信、達足矣。因此,《讀者文摘》精準但略欠情采的行文風格是我其中一個參考對象。
至於作者的風格,我欣賞錢鍾書駕馭文字的能力、林語堂幽默的文風、余光中淡雅的筆觸、張愛玲蒼涼而尖刻的觀察、白先勇華美又低徊的旋律。外國作家沒有太深入的研究,但覺得產量豐厚的松本清張和作品篇幅恢宏的山崎豐子都不簡單。

問: Wordy, 原來你的網誌始自2006年,嘩足五年了!! 是什麼推動你維持每年三百多篇博文的紀錄的??! (除了 tidying up messy mind)

答:我這人在生活上知足中帶奢望、封閉中有些表達慾,網誌正好是個適合自己舒展身心的平台。給生活加點規律,動動腦筋,也是好的。
自稱 Wordy 是因為我自知「長氣」(long-winded)、多話,工作跟文字密不可分,而這個單詞的發音又跟我的英文名字有點相似。

問: 你說想拿著電腦環遊世界,看來你跟電腦(或外界,我相信你很喜歡上網)似乎不能分離,電腦在你生活中佔什麼位置?

答:我的確很喜歡上網,也沒到可以跟外界分離的境界。仍然覺得自己需要學習、吸收資訊,好的壞的都要,跟外界脫節了,會感到更不安全。電腦是把我和外界連繫起來最直接的渠道。儘管有時候也覺得「中毒」了,但生活在 21 世紀,又是個上班族,倒不是容易將自己和電腦分隔開來,唯有在餘暇時找些跟電腦沒關係的活動來調劑一下,像電影、閱讀、音樂、聚會、積木等。

問: 你想去哪裡旅行?怎樣選你的旅遊目的地?自己一人去嗎?還是跟旅伴一起?如果是旅伴的話,怎樣選你的旅伴?給你一年的假期,你想去哪裡?

答:最想去北歐和冰島,覺得那裏的天氣和空間會挺適合我。我怕熱,從香港出發,往南飛的地方(澳洲、新西蘭除外),一般都提不起興趣。目的地的治安、衛生情況也是重要考慮因素。如果有伴同行,選擇目的地時會大膽一些,例如印度、埃及、非洲、南美之類。然而,觀乎性格和生活圈子,我該是一個人去旅行的命──我不願意侵犯別人(更不願意被人侵犯)。再具體一點,我雖不反駁別人,卻也不隨便接納;看來有修養,卻從不缺小妄想。旅行是朝夕相對的活動,旅伴最好是彼此有較深的感情或認識的人。
給我一年時間,當然要走遍五大洲,最想去北歐和南美洲。北歐要看極光、遊峽灣,南美洲要上馬丘比丘、看伊瓜蘇、到大陸盡頭。亞洲最想走(一段)絲綢之路、去西藏和香格里拉(十多年前譯過《The Lost Horizon》的電影字幕就想去,沒料到老媽比我早 X 步遊過),還希望到垂死的鹹海 (Aral Sea) 看一下……世界很大,人很小,時間、體力(和金錢)相比之下,更是微不足道。環遊世界要講緣分。

問: 有什麼東西你想寫而你未寫過的?

答:歷史、政治、宗教、性別、自己的感情經歷。不能說未寫過,而是很少寫或盡量不寫。歷史要認真做查考功夫,最好嚴肅處理;政治、宗教、性別議題都是惹火題材,我自覺沒/未有足夠膽識和見識去寫;自己的感情經歷寫過,但不多,而且比較隱晦。說到底,甜的苦的感情事都不大適宜在網誌上寫太多。或者以另一種方式去包裝它,寓自省於自娛。

廣告
2 則迴響 leave one →
  1. 十月 2, 2010 01:26

    I think Wordy is one of the Jedi knights of Chinese language on the Net. Not only is he a good writer, he is also a tireless teacher, providing many excellent tips on the proper use of Chinese in everyday writing. I especially enjoy his series of 30 articles under the tags “花言巧語", “語文隨談". For example: In article #13, Wordy points out:

    “…. 「那」主要作指示代名詞,「哪」在近代漢語只是一個語氣助語,到現代漢語則多了一個用法──疑問代詞。…"

    I must confess I never knew the difference !!!

    As well, I enjoyed the 「周日名采」Sunday Brunch series, of which he is a core contributor. Even though I have made only four submissions so far (【驀然回首】, 【遺憾何價?】, 「假如有投胎」之【靈光】, 【小王子与老郭】), I thoroughly enjoyed writing everyone one of those articles.

    Anyway, hats off to Wordy !!

    • 十月 2, 2010 03:16

      Thank you, Haricot! I often inspired by your entries. It’s cool to see you and many other greater bloggers here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