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CR 小時候的消暑妙法

八月 5, 2009
tags:

作者 :  CR

消暑妙法,除了吹冷氣之外,無他有效良方。
小時候反而沒有受到太多的全球暖化影響不那麽熱、那麽聒噪。

暑假的時候常和小朋友結伴去游泳,背個救生圈(不是天然的那個,小時候其實沒有那麽肥),提個透明的沙灘袋 (現在竟然連孖C牌也推出了這樣的袋,盛惠1200美元) ,裡面塞了泳衣泳鏡,沙灘巾,零食等各種各樣的東西。
其實游泳本身是不消暑的,酷日當頭,又不能戴草帽也不能戴黑超,怎麽涼?
所以游完泳之後吃冷飲才是真正涼爽的一刻。

picture credit: polyvore.com

冷飲也分很多種,雪糕,刨冰,冰棒,種種的。
我記得小時候有一種叫金雞牌的奶油中冰磚,翻譯成比較現代的話就是雲尼拿口味的雪糕,吃的時候可以加入汽水等調味,不大記得到底是什麽味道,但是小時候是什麽也不懂的,什麽都覺得很好味。


picture credit: eastday.com

我記得炎夏的時候,吃飽飯,爸爸就拿個剉 (chua,去聲)冰機出來自己做,把冰屑堆成一個小山,然後淋上hershey’s,最後山頂上點上一朵奶油,美味的朱古力剉冰就此誕生了!

小時候的冰棒我記得有三大類——綠豆,紅豆,鹽水冰棒。
我是很討厭吃鹽水冰棒的,那種東西只有我媽媽才會愛吃,所謂鹽水冰棒,就是鹽汽水(salt soda water),試問一個小孩又怎麽會喜歡這種口感這麽成熟的冰棒呢?

還記得小的時候去探姨婆,傍晚十分,她會拿出一個很大的木頭做的浴盆,然後提著一個銅銱,看她把熱水慢慢灑進去,煙慢慢升上來。
我和堂妹坐在浴盆裡,從天井向上望,聽姨婆給我們講故事,還不時戲水打鬧一下。
洗完之後還撲上些爽身粉(痱子粉),又回到一個香噴噴,白白淨淨的小孩。
後來稍稍大些便不大願意光天化日之下暴露身體了,於是這種天井裡的回憶也消逝了。

除了這些以外,我的姨婆還會自己整一種很神秘的冷飲給我和堂妹吃。
其實後來我知道她怎麽弄了,卻也整不出那種味道。
那個冷飲極其簡單,只需要冰塊,米醋和糖。
我總是調不好比例,所以不是太酸就是太甜。
而冰塊則要待稍事融化才最好吃,又有酸甜的冰水,又有滑溜的冰塊,在天井裡搖個蒲扇,吃吃冰,簡直人間樂事。

這些記憶都不能複製了。
姨婆前年過身了,那幢石庫門房子現在也轉手了。
堂妹也去了加拿大……
現在唯一留下的,就是仲夏的傍晚,用熱水擦完席子的香味,拖完地板之後空氣中濕漉漉的老房子獨有的木頭地板味,還有痱子粉的香氛,外婆家面巾上檀香皂夾帶了花露水的複雜味道。
當然,不能忘記長輩別在衣襟上那些暗香浮動的梔子花、白蘭花的淡淡芬芳。
以及暴風剛開始,大顆大顆的雨點打在瀝青馬路上,從縫隙中釋放出來的特殊氣味。

閉起眼睛,用力嗅一下。
你聞到童年的記憶了嗎?

廣告
2 則迴響 leave one →
  1. 八月 7, 2009 16:22

    我也聞到童年的記憶了哦。。。。

  2. 八月 5, 2009 18:16

    美國有一種有名的夏天冷飲叫float,雲妮拿雪糕加入沙士(root beer)汽水中,很好味的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